统一服务热线:

15762010488

中国的「实验学校」到底在做什么实验?

更新时间:2020-06-09 07:07

  上流UpFlow】上流君研究青年城市文化,尝试用有趣的冷知识,抵御生活的无聊,被读者称为

  每年6月是全民考学季,高考、中考、小升初乃至小学入学考试轮番上演。每一阶段的择校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各省市的重点学校就是家长们争相抢占的山头。

  这边山头上矗立着的是名声响亮的某某品牌大学附属中学,那边山头上是这几年风头最劲的某某外国语学校,还有一些山头虽然风水各异但它们都有着类似的名字——某某实验学校。

  说起“实验学校”我们并不陌生,很多人就是读着实验小学,实验中学一路过来的。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国会有这么多的实验学校?他们到底在实验什么呢?

  派数一下我们熟悉的民国大家,蔡元培、陶行知、胡适、鲁迅、曹禺、叶圣陶、老舍他们的从业经历中都投身过教育事业。民国是一个盛产教育大家的时代。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前期,全国的公办学校共五万多所,学生达到450万人,相比9年前,学生数增长了三倍。但是与此同时,由于国内工业基础薄弱,局势动荡,毕业生却越来越难找到工作。

  当时的毕业生,比较理想的工作出路有三条:当教师,做政府公务员,或者去文化出版机构做个编辑。总的来说,在校园里谋一份教职是相对体面且安稳的工作。因此许多毕业生走上了教书育人的态度。这里面还包括一批学成归国的留学生,其中不乏星光璀璨的名字,正是他们为民国教育注入了全新的血液,带来中国教育史上的第一次实验热潮。

  实际上,民国初期的教育比起清末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比如大力普及了新式学校,让私塾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比起成就,亟需解决的问题显然更多。比如当时的一篇教学期刊文章上,有位作者这样写道:

  我因此回顾我们国内的学校,都是死板板的停留在水平面上。摇铃上课,吃完了便读,读究了便睡;届时开学,届时放假;一天、一周、一期、一年底程序,好像是铸在铜板上的,好像是前生定的。什么遗传、 环境、个性,都不过是口头禅罢了。我们服务教育的人们啊!真丝毫没有感觉吗?

  然而到了五四时期,社会上下正在经历一番民主科学的洗礼,学校当然也不会例外。在当时的教育界,美国实验主义教育家杜威是最受推崇的人物。

  在教育上,杜威主张儿童要“从做中学”,而不是光凭死记硬背和逻辑演绎。为了检验自己的教学设想,他甚至还在芝加哥大学创立了一所实验学校。

  杜威在中国收获了一大批迷弟,那些我们所熟悉民国教育家——蔡元培、陶行知、胡适等等,他们要不师从杜威要不就是杜威思想的推崇者。

  于是在这股“杜威热“的风潮之中,当时的中国在这群教育家的带领下出现了第一批以实验为宗旨的学校。它们中的佼佼者有蔡元培创建的北京孔德学校、附属于著名出版机构的商务印书馆尚公小学校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这么一批学校,它们为日后真正的“实验学校“的出现奠定了基础。说起他们的名字你可能并不陌生——某某师范附属小学。

  隶属于师范的小学自打清末兴学以来就存在了,它的主要职能是给教育生提供实习场所,同时也承担了一定的实验研究职能。到了五四时期,一些附属小学的实验性质进一步得到了加强。

  然而到了1927年,蒋介石定都南京,当时地处行政中心的江苏省率先在教育上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其中的一条新政是要求取消独立师范学校,将其合并入中学的师范课程。

  正是这一操作为师范附属学校的“正名”与“更名”提供了契机:师范都被合并了,继续叫师范附属小学不太合适既然教育实验做的不错,那就叫“实验小学”吧。

  于是在江苏省的带领下,相邻省市迅速效仿,中国教育界掀起了一阵更名潮:由于师范并入了中学,其原本附属的小学便改名为了“某某中学实验小学”;此外各市中心小学、示范小学也纷纷冠名实验,甚至连扩充的新学校也无一不以“实验”相标榜。一时间各式各样的“实验小学”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

  总的来说,在当时“实验”两个字是颇有分量的办学品质保证,相比于普通小学,实验小学集结了当地更多的教学资源。

  比如从这张1935年江苏省立小学校长和教师待遇图中,我们不难发现实验小学教员、校长的奉薪总体略高于普通小学,更高的待遇总能吸引更优的师资。而在学校硬件方面,实验小学在单个学生身上的教育经费支出也高出普通小学。

  下面这张是江苏省立实验小学的学生费用表。而在普通学校,根据1932 年《小学法》,公立小学,每人每学期初级至多不逾一元,高级至多不逾两元。所以实验小学尤其是省立实验小学的收费远高于国家标准,非一般收入家庭所能承受。

  不过教学资源的集中不足以说明教学上的创新,民国时的实验小学到底在实验什么?

  实验学校到底有什么样的玄机呢?实验学校的3.0版本你听说过吗?实验学校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奇葩的校园雕塑并不少见,有的校园雕塑看重形式主义,千篇一律;有的本身就主题不明、带有令人困惑的喜感或恐怖氛围;还有很多则是被充满娱乐精神、脑洞大开的学生们赋予了各种搞笑内涵。想知道校园雕塑有多有趣?

  “你这个人太水垮垮了,做事梭边边,吃饭垒尖尖,吃你妈个铲铲!”连骂人都这么嗲,四川话是怎么做到的?

  胡建人缩发:“我想你,想打定话给你,想花胆信给你,想弹肝琴给你,想呛首歌给你,想做换给你,想请你喝咖灰,想买泡泡痰给你,想跟你一起吹吹轰,想跟你一起看熏熏,想说糙糙话给你,想电你一面”这到底是为什么????

  塑普天生就是大规模传染性杀伤武器,不管你母语方言有多根深蒂固,一闻塑普必误终身。为什么湖南口音杀伤力这么强?还不是因为塑普全中国最可爱!

  说东北话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他们觉得自己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他们这点蜜汁自信,到底是不是梁静茹给的勇气呢?不好说,戳文章看看。